文苑撷英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文苑撷英
故乡的包谷
发布时间:2020-09-02     作者:王惠武    浏览量:786    分享到:

立秋没几天,部门群里不知谁发出一声:中午下班后,到我这里吃包谷棒子。让沉寂的群里喧嚣了起来。

吹着凉气,咬下了今年第一口早包谷,虽甜但有些腻。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家乡的包谷,我的家乡在陕西蒲白矿区,那是一个贫瘠的山区。一到秋天,沟畔上、农田里,到处可见包谷的影子。上世纪70年代,关中除了夏收小麦,秋天就属产量高、种植面积大,能让我们这些吃不饱的半大小子眼“绿”的包谷棒子。

放学后,三五个小伙伴相约奔向早早踏好点的包谷地里,年岁大的哥哥们进地前,会特意叮嘱我们,速战速决,不要恋战,弄上十几个便要撤退。收获满满的我们,便会在附近不远的空地上架一堆火,进行烧烤。一双双大大小小的眼睛盯着在翻滚中逐渐发黄的包谷棒,酣水在小嘴角边流淌着。几番过后,一个个挺着滚圆的小肚皮唱着歌顶着夜色初上的月光向家跑去,这个秋天是我们最难忘,也是最快乐的日子。

在矿区会有一些附近农村的孩子来念书,他们往往都会背着干粮来,干粮是必备的清一色包谷面做的饼子、窝窝头……,条件稍好的会在包谷面里掺杂一些白面。课余,我们会聚在一起,围在教室的火炉旁,吃着包谷面馍馍夹着的盐拌猪油,喝一口白开水,相互闲侃着,好不自在,根本不觉得苦。更别提为了能玩上砸沙包和跳绳,忘记吃饭的事情了。

虽然父亲那时还在下井,但架不住我们娘几个是“黑户”,人多,家里依旧不够吃。全家一年到头基本上很难见到白面,更多的是包谷面。母亲便会把包谷面换着花样做,搅团、漏鱼、菜盒子等,再配上辣椒、酱油、醋、蒜末这些调味品,在包谷面糊糊和红苕叶组成的稀饭下,也成了我们的美味佳肴。但印象里一餐下来,看似吃得肚皮滚瓜溜圆,不到一个小时,两泡尿便饿意袭来,半夜常常会醒来。

为了能让我们吃饱,父亲工余便会相约几个同事,骑着自行车悄悄到远离矿区几十里开外的地方换粮。带着自己舍不得吃的工种粮换包谷、包谷面。那个时候,我们放学后就会站在高高的沟畔上,向远处父亲归家必经的小路上望着。很多时,天色黑黢黢了,还看不到父亲的身影,那个时候我们的心里是空牢牢的,潜意识告诉我们,父亲此趟不是很顺利。

许是小时候吃包谷面吃伤了吧,现在一看到包谷面胃就返酸,即就是家里改善伙食,看着儿子们吃得津津有味,我却索然无味,提不起半点兴趣。出门在外,很多年看不到家乡的包谷了,但睡梦里关中的沟沟畔畔,郁郁葱葱的包谷地、包谷苗、包谷穗和饱盈盈的包谷棒子让我难以忘怀。(作者:王惠武)